功德極大的睡覺方式——吉祥臥吉祥臥功德極大臨終不會墮惡趣 文章來源:摘自《入行論釋·善說海》講記第六十七節課睡眠時應保持什么威儀呢?結束了一天的聞思修行和修持善法之后,晚上入睡時,應像怙主佛陀4月15日示現涅槃時的吉祥臥一樣:右側下臥,以足壓足,右手墊在右臉頰下,左手放在左腿上。以這種臥式入睡,即使突然離開人間,也不會墮入惡趣當中。蓮花生大士在《六中陰》中再三地宣講:“任何一個眾生(不僅是人),臨死時若是吉祥臥,就算業力再深重、罪業再大,也不會墮入三惡趣。”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教言!以前上師宣講中陰法門時,也再再強調:“我們死的時候,吉祥臥是最好的,如果自己實在沒有能力,周圍的人也應想盡辦法幫忙。甚至犛牛、餓狗等動物在奄奄一息時,把它的身體擺成吉祥臥,也不會墮入惡趣。”可見,吉祥臥的功德非常非常大,我們每天在商務中心睡覺時,應該記住這個姿勢。  釋迦牟尼佛在入涅槃時,頭朝向北方。有些論典中說,這意味著佛陀殊勝的大乘佛法,將在印度的北方——藏地、漢地等處得以弘揚,有這樣一種緣起。所以睡覺時,有些法師要求床位一定要改,必須頭朝北、面朝西,但此處頌詞說“朝欲方”,朝什么方向都可以,只要是吉祥臥就行。否則,臉朝上仰臥,易生貪心;臉朝下俯臥,易引發嗔心;左側而臥,增長痴心,種種不如法的臥式,會引生各種無明煩惱,唯有右脅而臥才最有功德。作為一個修行人,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不要空過,而應在修持善法中度過。龍猛菩薩的《親友書》中說:白天應精勤修積善法,到了晚上睡眠時,將夜晚分成三時,中夜可以睡眠,初夜和末夜一定要修持善法。據此論要求,晚上如果有十二個小時,中間只可睡四個小時。(有些人可能有點害怕了!)但一般來說,如果你睡六個小時室內設計,從十點鐘開始睡,早上四點鐘起來,這樣就比較適合,按照《瑜伽師地論》、《大乘阿毗達磨》的觀點,中夜入睡對身體也非常好。  吉祥臥有兩個好處,一方面不會令睡眠時間空耗,而能充分利用起來,積累不可思議的功德。另一個原因就是,如果我們在酣睡中離開人間,以此臥式也不會墮入三惡趣。所以,以前的一些老修行人,都比較注重用這種臥式睡覺。  但有時候我們睡覺是吉祥臥,第二天早上醒來時,完全成了另一種姿勢,這種情況也比較多。不過一年多以來,我每天的吉祥臥都保持得比較好,倒不是自己修行好,而是右邊有塊地方很痛,一直壓著就不痛,所以晚上不能翻身,一翻身就會痛醒,沒有天亮之前不能動。我有時候想:“這個病對我還是有點幫助,如果不痛的話,晚上肯定翻過去翻過來,吉祥臥很快就不成形了。”總之,吉祥臥的功德非常大,這不是明白宜蘭民宿道理就夠了,一直要在實際行動中去做。  嚴格來講,真正上等的修行人,晚上從不躺下睡覺,一直就是這樣坐著。去年學院有些堪布到昌都去聽傳承,傳法者是一位八十多歲的出家人,他從二十几歲起就夜不倒單,直到現在都沒有躺下過。我剛來學院時也是這樣,大概十五年左右一直沒有躺著睡,后來得了脊椎病,醫生說這樣下去不會有很長的生命,於是沒辦法,只好以病為借口倒下去了。在我的前面,有些法師已經倒下去了,但在我的后面,有些人都二十多年了,屋子里根本沒有床,這種修行人在學院也非常多。聽說我們的有些法師也是這樣,十三四年來始終夜不倒單,精進修行,真是非常隨喜!很多人剛開始時,發誓要如何如何修行,但所謂的修行,要長期堅持,若能几十年不變,才是非常好的修行人。有些人剛出家尤其是剃度那几天,不眠不息,非常精進,行為就像《心性休息大酒店經紀車疏》里說的“新比丘”那樣寂靜調柔。而外面有些“新居士”,初學《入行論》時也是這樣,几天內積極得不得了,過一段時間就慢慢不行了,原來的惡行暴露無遺,又恢復到以前的狀態了。  在我們學院,很多藏族、漢族的出家人,臨死時都是吉祥臥。當然也有些大德迎接死亡的方式有所不衕。道孚的鄔金多昂活佛,以前法王如意寶灌“四心滴”的頂時,要求他給我們念傳承,共念了四函,也是我們的根本上師。前一段時間,他無病無恙到自己家鄉去開法會,法會開完以后,他念了一個吉祥頌,就在法座上站著圓寂了。所以修行人的圓寂方式非常多,但不管怎么樣圓寂,最關鍵的是我們的道心不能失壞。有了這種道心后,經常串習吉祥臥,用的時候也很容易。否則你睡覺時從來沒有訓練過,只把它當作一種理論,那臨死時恐怕用不上。  有關論典中記載,吉祥臥有四種功德(建築設計不衕論典的說法也不衕):第一,身體不放松,不會因散亂而產生不如法的念頭和行為。第二,不失正念,獅子是百獸之王,睡眠中不會失去正念,我們依此臥式而睡,也不會忘失修持善法的正念。第三,不會入於酣睡、深度昏沉,而能時刻保持警覺的狀態。第四,不起惡夢,經常做吉祥之夢。釋迦牟尼佛能徹知一切萬法,他涅槃時在所有行為中選擇這種姿勢,必定對后學者有極大的利益。在入睡之前,還有四點需要注意:一是要具足正念而睡,從開始睡覺一直到睡著之前,始終要處於意念善法當中。以前我在讀小學時,住在一個老喇嘛家,我們每天吃完晚飯以后,他就蓋上法衣,把燈吹了,一直念“嗡瑪呢吧美吽,嗡瑪呢吧美吽……”,逐漸逐漸睡著了,聲音就沒有了。早上醒來時,他的聲音先是特別濁,嗡嗡嗡聽不清楚,后來慢慢地——“嗡班匝薩埵吽。嗡班匝薩多薩瑪雅,瑪呢巴拉雅,班匝租屋網薩多迪諾巴,迪叉哲卓美巴瓦……”開始念百字明,一直念到吃早飯之前,這種傳統從來沒有間斷過。這些孩童時代的教育,對我一生的影響都很大,盡管自己沒有那么精進,但始終都覺得這個很需要、這個很重要,經常在藏族漢族的很多法師面前提倡,發動大家念《隨念三寶經》、百字明。然而,自己有時候能力有限,有時候煩惱很重,不能如理如實地行持,所以我非常佩服那些老修行人。  二是要在正知中入眠,盡量不產生一些煩惱。  三是光明想。臨睡之前,觀想釋迦牟尼佛或阿彌陀佛等佛菩薩,發光照亮自己的周圍,在這樣的境界中入睡。《上師心滴》有阿彌陀佛的專門修法,依靠這種修持,臨終時阿彌陀佛會親自來迎接。即使我們不能做到這樣,作為一個修行人,晚上在佛像前磕三個頭,這一點最好不要忘,平時出門也應帶著佛像或唐卡,這就是我們跟非修行人的不衕婚禮顧問之處。衕時,還應該每天觀想一下佛陀,否則自己的行為不一定非常如法。即使你不會背誦、不會修法,但在面前放上釋迦牟尼佛、阿彌陀佛或上師如意寶的像,然后看一看觀一觀,好好地懺悔、好好地念經,這也是一種修行。這種修行誰都會做,若能這樣長期串習,自己就會變成一個很好的修行人。  四是早起想。我們睡覺前不要想:“明天是星期天,睡到下午三點也沒關系。”如果真的這樣想,很有可能一直睡下去了。假如在臨睡前想“明天應該早一點起來”,心的力量不可思議,一定可以早起的。  以上講了正知想、正念想、光明想、早起想,具足這四種想而入眠,對一個修行人來講很有必要。另外,堪布根霍仁波切在講義中,將華智仁波切與麥彭仁波切的教言歸納為一種竅訣,即把一天的生活當作一生來觀修。也就是早上觀想自己剛剛得人身,是孩童時代;中午觀想自己酒店經紀為壯年人;下午觀想為老年人;晚上觀想開始生病,接近死亡;入睡時觀為離開人世;做夢觀為中陰階段;第二天早上醒來時,觀想為下一世。  為什么要這樣想呢?因為這樣觀修,無常之心即能生起。假如一天相當於一生,那看你一生中修了菩提心沒有,如果早上的孩童時代、中午的壯年時代、下午的老年時代,都沒有修菩提心,那一輩子就浪費了,臨死之前根本沒有把握。所以,這種觀想非常有必要。  如果在清淨的善念中入眠,生活也會很快樂。龍猛菩薩在《寶鬘論》中說:“安樂中入睡,也會在安樂中醒來。心地安樂,夢境也安樂。”我們修行人,平時什么事情都想得開、什么事情都看得淡,始終處於快樂的心地中,行住坐臥也都是快樂。但世間人并非如此,因為有了煩惱,白天心里不快樂,臨睡前也有說不出的痛苦,在痛苦中入睡的話,做夢也肯定是噩夢,醒過來后又信用卡代償不快樂……,整個人生與痛苦形影相隨,這就是非修行人與修行人之間的差別。  當然,太多的睡眠對修行會有大障礙,但一點睡眠都沒有,也是不行的。以前佛陀在講經時,阿那律由於昏沉疲倦,一直在打瞌睡,佛陀望著他說:“咄咄汝好睡,螺螄蚌蛤內,一睡一千年,不聞佛名字。”阿那律聽后非常慚愧,跪在佛前,合掌發誓:“從今以后,盡形壽我再不睡眠。”此后他用功辦道,一時都不肯睡覺。日子一久,眼睛不行了,佛陀叫名醫耆婆來治療,耆婆告訴阿那律,只要肯睡眠,眼睛馬上就會好,但阿那律就是不肯睡。不久,阿那律的眼睛瞎了,佛陀很憐愍他,教他修習禪定三昧,最后獲得天眼通。  我們有些道友晚上不睡覺,白天聽課時也是一直打瞌睡,但可能誰都不敢發這樣的誓吧。其實,欲界的眾生不睡肯定不行,但是睡覺的話,也要安排一些適當的時間,這一點還是租房子有必要。
創作者介紹

新股

ia30iawmg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